惠子正要拿出她的橘红连身孕妇装, 忽然婷瑜只穿着胸罩和镂空孕妇内裤就跑过来从背后抱着她三十六周的大肚子: 「惠子我好喜欢你中午那样吸我下身, 我也要让你尝尝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说着就抱着惠子踏进一旁的浴室 锁好门她马上动手脱下惠子的孕妇内裤。 惠子顺从地坐在马桶边缘,张开双腿,露出股间那片有黑色丛林的神秘谷, 她感觉婷瑜的双唇温柔地唤起以前自己从来不知道的慾望 她没想到同是女人的唇竟也能撩拨起她的肉慾......她发现股间又有胀胀热热的感觉, 跟和男人做爱好像差不多却好像又有点不一样;「婷瑜, 你好会舔都知道我的敏感带在哪里…呵…好棒」婷瑜贴在惠子阴阜上的鼻子闻到她的润滑液那股骚味, 嘴巴也舔到黏滑的爱液兴奋的嘴唇更卖力地吸吮。 她发现惠子的肉缝一下下用力挛缩起来, 耳朵也听到惠子「喔呜…ㄥ…ㄥ…唉唷…哼…哼…」的低声呻吟 张开的双膝也微微颤抖起来。 惠子忽然俯身将婷瑜无肩带胸罩的背扣拨开, 双手开始播弄婷瑜挺立的乳头。 婷瑜突然受到刺激,嘴巴不禁轻轻咬 着惠子湿暖的下体, 一手伸进了镂空内裤使劲摩擦自己湿润的阴部。 两人就这样互相增加给对方的刺激,一直呻吟着的惠子最后终于捧着她三十六周的大肚子大声喘气尖叫起来。 婷瑜紧贴在她阴道口的嘴巴感受到了惠子体内一阵阵涌出的温暖湿滑黏液。 惠子终于停止尖叫,望着从自己双腿中间抬起头来的婷瑜, 欣喜地啜泣: 「婷瑜我是不是流很多湿湿的在你嘴里?」婷瑜刚用双手自慰达到高潮 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力点头。 她的嘴角和鼻尖都是微白的黏滑液体,惠子凑上去用舌头舔去那些黏液, 问她: 「这都是我流的对不对?」她轻拥着婷瑜, 两个人的大肚子摩擦着婷瑜仔细帮惠子擦拭干净下身, 拾起披在洗脸台上的白色孕妇内裤为她套好两人这才去换好孕妇装道别回家。 惠子回到家里已经六点多,她先生早他一步到家, 她弄好简单的晚餐两个人很快就吃完了。 今晚她先生要搭十一点多的飞机到欧洲出差五天, 惠子七点多送他下楼去机场。 两人在楼下吻别,她先生趁四下无人伸手进她孕妇装摸她一把。 「哇怎么湿湿的」惠子脸红起来: 「人家想要吗」她先生耸耸肩就上车走了。 惠子无事早早就上床睡觉,她的手还从裤裆按压了两下, 可是白天和杨医师和婷瑜搞了两次实在也很累, 不一会她就沈沈睡去。 凌晨一点多,惠子家中后阳台铁窗的避难口呀的一声, 被一只手推开来一个小偷从没锁的避难口爬了进来。 先在客厅里蹑手蹑脚翻了一阵,搜出抽屉里的几千元, 看到主卧室门没关又无声无息走进去,想再搜些值钱的东西。 床上的惠子忽然发出呻吟的声音,小偷吓了一跳, 这才注意到一个只穿着胸罩和孕妇内裤的大肚子孕妇躺在床上睡觉 一张薄毯子掀开在一旁。 惠子一向喜欢只穿胸罩和内裤睡觉,即使现在挺着三十六周的大肚子也是一样。 短发的惠子仰躺着,一手搁在右乳上,另一手放在张开的修长双腿间, 孕妇内裤的裤裆上;她双眼紧闭口中仍发出低声呻吟, 他注意到惠子潮湿一片的泛黄内裤裤裆上浓密的黑色阴毛清晰可见, 没有里衬的薄丝棉胸罩罩杯裹着她不大但浑圆的乳房 半透明的罩杯遮不住深色的乳晕和挺立珠圆的乳头。 「这个漂亮的大肚婆挺性感的,该有八九个月了吧, 以前从来没有干过孕妇今天想不到还有机会可以尝尝新滋味」他裤裆里的阴茎早就硬了起来, 轻触了惠子双腿间圆凸隆起的阴阜内裤湿漉漉的, 熟睡的她浑然不觉任他摸了一会儿。 那小偷到外面拴上大门,又回到主卧房, 隔着溽湿而变得几乎透明的孕妇内裤裤裆爱抚亲吻惠子湿热的下体, 双手也不老实地捏着她薄薄的胸罩底下硬挺膨胀的乳晕和乳头……惠子睡梦之中, 恍恍惚惚似乎又回到更衣室的厕所里婷瑜的嘴将她潜藏的慾望一股脑全吸了出来, 她的下身不禁又用力起来接近透明的黏液随着下体一阵阵抽搐涌出, 全身酥麻无力的惠子忘情地呻吟起来。 婷瑜的唇又贴在她发胀的下身,吸尘器般地将她的慾望和润滑液吸出来, 她觉得婷瑜比下午更狂野竟然开始用牙齿咬 着她的阴, 甚至用力到让她觉得疼痛。 她张开眼,怎么看到一个男人趴在她双腿之间亲吻她的密穴。 惠子惊叫一声「你是什么人?」小偷抬起头来, 用被子蒙住惠子的头。 她惊恐地问他: 「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他淫笑了一声, 只回她短短五个字: 「我来干你啊」接着他便厉声命令她: 「脱掉你的内裤!」他的魔爪仍抚弄着她的阴蒂和阴 惠子吓得哭出声来: 「拜托你不要强奸我 我已经怀孕九个多月再四个礼拜就要生产了!」她想挡住他在她身上肆无忌惮乱摸的双手, 但他的力气比她大多了惠子根本无力抵抗。 她惊恐地全身发抖,但他在她阴部、双乳、和浑圆肚腹任意游窜的魔手, 却仍然激起一个挺着三十六周大肚子的孕妇的正常生理反应。 惠子觉得很害怕, 一直哀求他: 「我肚子这么大, 马上就要生了你这样会伤害到小孩子,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要钱我可以再拿给你」他的手不停在她下腹和大腿间游移, 揉捏爱抚她开始胀大的阴蒂和阴他的动作并不粗暴, 反比中午猴急的杨医师更加温柔。 惠子一面颤抖,一面却感觉到下身又有电流通过, 睡前稍微变干的下体又慢慢潮湿起来。 他抬起伏在她大肚子上亲吻的嘴巴, 兴奋地开口: 「我知道你快生了, 我就是要尝新鲜干个孕妇让你也爽一下!你乖乖听我的就不会伤到小孩子!」说完又趴到她双腿之间, 隔着泛黄微湿的孕妇内裤裤裆温柔地吸吮舔弄惠子的下体。 她薄如蝉翼的孕妇内裤裤裆潮潮的,混合着尿骚味和爱液特有的强烈味道, 让他兴奋极了越来越用力吸吮亲吻。 惠子吓呆了,张开的修长双腿僵在那儿, 任由他在她下身抚弄;脑中只想着: 「他要强奸我!他要强奸一个快要生产的孕妇!」她身上的敏感带一直接受他温柔的爱抚刺激 一波一波的电流引起她无法控制的生理反应她又开始充血发胀。 他的手忽然移到她紧绷的胸罩上,被他一摸, 惠子惊觉自己的乳头不知何时又变的珠硬挺立 头也有点晕陶陶随他一阵阵按压,下身发热的子孙穴中, 润滑液也慢慢流了出来。 昏暗中,惠子看不清对方的脸孔,微弱光缐下, 她却清楚可见他松开裤腰掏出了挺硬的阴茎, 抽回搓弄她胸部的那只手开始来回搓起那昂然直立的阳具, 一只手仍热切而温柔地在她越来越湿的孕妇内裤裤裆里搓磨爱抚着。 惠子发僵的全身肌肉在他爱抚亲吻之中不知不觉缓和下来, 她脑中仍然想着: 「他真的要强奸我他真的要强奸我」耳朵里却开始听到他大声喘气, 他搓自己阳具的手也快起来眼耳的感官刺激, 加上下身接连不断的阵阵酥麻让惠子唿吸声音慢慢重了起来。 她口中反射式地呓语着: 「不要,不要这样, 不要嘛!」股间的黑色丛林却忍不住收缩起来 一下一下挤出更多黏滑的爱液。 她的羞辱感逐渐被双腿间抑制不住的炽热快感淹没…?p> K 大声喘气的他嘶吼着命令她: 「把内裤脱下来!」惠子轻轻摇摆着屁股, 口中绝望地哀求他: 「不要啦我真的快生了, 我帮你吸一吸好不好?」在她滑熘阴 上磨挲的手指突地进入她潮红满胀的肉缝 压着她的阴道口。 他急促喊着: 「乖乖把你的孕妇内裤脱掉给我!你要我来硬的会伤到小孩喔!内裤脱下来我要带走!」那突入的手指让惠子浑身一颤, 奇异的快感混和着一丝丝恐惧。 她知道半夜里叫不到救兵,也怕他真的伤到她腹中的宝贝, 绝望地放弃抵抗。 略微抬高了臀部,翻卷着褪下了裹着她浑圆肚腹和股间那一片黝黑潮湿的浓密草丛的白色中腰孕妇内裤。 颤抖着哀求他: 「我内裤送你,不要强奸我好不好?」他扯下她褪到脚踝, 卷成一团的孕妇内裤将内裤摊了开来,深深闻着有一大片黄色尿渍的湿滑裤裆。 润滑液混合尿骚的强烈气味让兴奋的他提高了声音: 「你自己再脱胸罩!」惠子无望地呻吟了一声, 顺从地拨开胸罩前扣伸手掀开两个罩杯,露出她不算太大, 却圆磙磙的丰润双乳。 他像饿虎扑羊一样扑到她的胸部,含着她弹珠般的硕大乳头, 和周围一大圈深粉色的乳晕勐力吸吮,一手拨开她滑熘熘的阴, 在她火热的阴道里一深一浅快速戳着。 本来还小声哀求「不要啦,不要啦,这样不好啦」的惠子像被高压电电到一般「喔」地低低叫了一声, 收缩的感觉从她胸部流动到那三十六周的大肚子 又窜到她下腹和火热的下身最后连肛门和两片屁股都绷紧起来。 惠子一开始护着胸口和阴部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放弃了无谓的抵抗, 此时她的手用力抠着被子咬着牙极力忍着一波波快感浪潮的冲击不叫出声, 她觉得自己全身发烫尤其是下身像是要爆开一样, 全身快感一阵阵掩向她恐惧、害怕、无助、和屈辱的感觉现在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人前戏爱抚的技巧比自己先生和杨医师更好, 让惠子几乎忘了他正在强奸自己。 。